旁白/剪輯/拍攝:Huang Tong Jung(all Rights reserved)
If you love this photos, of course,  you can use them for non-commercial  Purposed, and you can contact me or leave some message for me , nice to meet you, thank you very much.
Address: No.44, Minquan Rd., Hualien City, Hualien County 970, Taiwan (R.O.C.)
Email: nanystudio@gmail.com

尼泊爾@凝視 2018/PHOTO BY HUANG TONG JUNG

寫下這篇文章時,距離上次在尼泊爾加德滿都工作已經超過半年以上,在這段期間經歷了花蓮大地震後,照顧癌末的母親,並陪伴她安靜離世的過程。短短的半年,我就如同溜滑梯般的滑過人生最豐盛,但也最椎心刺痛的時間軸,我也終於必須面對父母至親都已不在的時空。

未來,總之就是一直來一直來。

對於尼泊爾的印象,原本已經慢慢地從繁忙的工作與來回病房的疲累裡抽離開來,唯一記得的是那句充滿善意的尼國問候語「NAMASTE!」,因為靠著這一句問候語,我拍遍了我所能觸及到的當地人事物,一直到現在,這句問候語所蘊含的豐富善意與人情,仍讓我回味不已。

如果在台灣也能有如此充滿善意的萬用問候語,那一定會世界太平的。

尼泊爾拍攝的素材,這半年來已經靜靜的躺在家裡的硬碟中,因為公司定期有一場部內分享的機制,讓我想起了半年前在尼國紀錄的種種經歷,雖然十天就如踏雪般的驚鴻一瞥,如觀光客般的過水無痕,說面面俱到是絕對不可能的,但我盡力讓紀錄者的敏銳感,盡我所能的滲入這次醫療義診的拍攝過程,以「類新聞報導」式的形式詳實的「筆記」下來。

至於影片剪輯的部分,僅是時序性的菁華,當中沒有劇情穿插,唯一穿插的是我在這段期間以單眼相機記錄下的醫療紀實與當地人文風土。

影片紀錄我也沒有使用任何高階的影音設備,我必須在出國的重量限制以及個人的負重裡做出取捨,遞除不必要的設備,我就只剩下單眼相機以及簡易的手機與數位隨身機了,所以在影音紀錄方面並沒有品質上的要求,我希望能專注在靜態影像的距焦與素材的收羅,因此動態紀錄比較像是隨機的,但考量到田野資料的整理方便,在「遠地醫療」的這個議題上,仍然可以取得一些我個人的觀點,也許結果不夠客觀,但至少是我在尼泊爾這十天的觀察紀錄的學習。

最後或許可以發現,在頗為憋腳的旁白配音下(畢竟我不是專業的影視專長人員)這支影片與甚麼機構或團體也都沒有關連,我的訓練讓我試著學習用比較客觀的方式去閱讀,畢竟我沒有資格去評論或影響別人,不干涉事件的自然發生,那就是上帝恩賜的禮物,或許對影像工作者來說都是吧,特別對於我這麼怕麻煩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尼泊爾給我的印象是灰塵與古樸(原本我以為是一個浪漫的集合)醫療的就近性主要受到地理環境的限制,但更雪上加霜的是交通資源極度不便,在深山裡隨處可見徒步移動的村民,我在車上都還在想像他們在這片方圓50公里杳無人跡的路程裡,哪裡會是他們的目的地呢?

這段路程關於醫療的部分我幫不上忙,醫師們使用的醫療器材我也摸不著邊,但是在過程裡,對於醫療資源在每個人的生命裡所占據的比例,讓居住在台灣的我感到汗顏,特別在這半年來照顧癌末母親的體會,台灣的醫療密集與便利性實在很優渥,我們不必擔憂翻山越嶺散盡家財方能得到的醫療資源,但是在尼伯爾大片山區裡任何醫療資源都是奢侈的。當然以上都是一種相對性的觀點,就像在對「絕對客觀」的爭論上,我個人覺得以目前自己所理解的世界裡並沒有「絕對客觀」的說法,通常只有「相對客觀」的說法。

影片希哩呼嚕的剪完後,再重新檢視一下尼國的這十天歷程,背負攝影器材的肩痛似乎回想了起來,日夜溫差達三十度的冷冽,半夜三點爬上宿舍仰望尼國星空的感動,也一併從記憶深處被活化了,在攝氏十度的凌晨看著台灣也能看到的獵戶座腰帶,突然覺得地球真的是很神奇的地方,老派的說法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而更進階微科幻的說法是「古人不見今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或許在台灣的家人,當時也跟我一樣仰望著這片在宇宙大霹靂後的驚世傑作吧!

「NAMASTE!」

也願此時已在天上的母親,在這片上帝創造的美麗巨著裡永存。